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好人

特朗普行为的根源:自恋人格特质与对外政策偏

2018-05-07 14:15编辑:白银新闻网人气:


[编者按]:
本文写作于2017年11月,以政治心理学的分析方法探悉特朗普行为根源中的自恋型人格逻辑和潜意识的个人叙事状态,以《特朗普行为的根源——人格特质与对外政策偏好》为题发表在《外交评论》杂志2018年第1期。其后不久,一本名为《火与怒》的畅销书面世,对特朗普个人精神世界的稳定性进行了深度质疑,为这一研究方法提供了更多的佐证。近期,特朗普接连炒掉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国务卿蒂勒森等白宫要员,还有包括国家事务安全助理麦克马斯特、司法部长塞申斯在内的多位要员正在长长的候补名单上,美国内政再次陷入新一轮的内乱。
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刊发本文精简版,以期提供一个透过表象探究当今美国政治的内在机理的视角。注释从略。

特朗普行为的根源:自恋人格特质与对外政策偏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面对苏联在世界范围内的结构性权势对抗,乔治·凯南在《外交》杂志写下《苏联行为的根源》,主要目的是通过对苏联民族性格的深刻揭示,为杜鲁门政府的国家利益界定和对苏战略提供政策建议。在采用这种分析方法时,凯南也认同这种大胆的探知方式存在一定的风险性,“这是一项极为困难的心理分析任务”。但他同时又坚定的指出,“不过,要了解那种行为并进行有效的还击,就不得不做这种尝试”。
在宽泛的意义上,这种尝试被界定为政治心理学。其理论先驱拉斯韦尔在《权力与人格》一书的开篇,曾经引用英国讽刺作家萨缪尔·巴特勒的箴言——“它(权力)的芳香沁入大脑,让人轻率、傲慢和自负”。在拉斯韦尔看来,权力与人格之间相互作用、彼此建构,存在一种“暗示的互换”。权力可以改变人格,人格也总是能够深刻地塑造于权力的施行。这一研究方法强调政治领导人自幼年起的人生历经对于其性格特质和理念偏好决定性的塑造作用,将研究重心落在家庭、婚姻、子女、事业等人生的重要部分和关键节点的考察上,将人格养成视为个体在外部冲击和自我防御的综合作用下竭力保持和谐统一的过程。
拉斯韦尔的学生亚历山大·乔治和朱丽叶·乔治夫妇合著的《总统人格:伍德罗威尔逊的精神分析》一书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深刻揭示了伍德罗·威尔逊的冲动型人格是如何饱含创造性和建设性地促进其政治目标追求,同时也描绘了这名总统是如何受困于严重的人格分裂并最终走向一重重的人生失败。冷战期间,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专门组建“政治领导人个性评估中心”,用以分析各国领导政要的性格特质,为美国政府对外政策制定提供参考。该中心的首任主任波斯特建立了一套以人生经历为背景的心理分析模型,对克林顿、萨达姆、卡拉季奇、米洛舍维奇、本·拉登、卡斯特罗、金正日等各具特色的领导人个性进行了逐一分析。近年来较为出色的研究是美国西北大学心理学系的丹·迈克亚当斯教授,其著作《乔治·W·布什和救赎梦》记述了小布什总统是如何通过成功戒酒、皈依基督教福音获得一种被救赎的自由感,这种感觉又是如何转化为一种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并形成了“解救”伊拉克人民于僭主统治下的自我辩护。本次总统竞选期间,这名教授的长文《特朗普的精神世界》长时间占据着《大西洋月刊》阅读排行榜的榜首,被公认为是解读特朗普人格特质的最佳文本。
就职一年以来,这名总统非传统、非常规的个体风貌、行为习惯和施政方式持续引发美国媒体和研究机构的热议,在诸多理解方法之中,一种围绕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判断其行为逻辑的分析范式逐渐成为主流之一。尽管碍于医学界的“金水法则”(美国心理医学家学会确定的医学道德法则之一,该法则认为在未经专业医学临床检查的情况下,禁止心理医学家对公众人物的精神健康情况发表公开评论),这种分析只能够建立在非常抽象的概念基础上,像所有心理学分析一样,没有办法实证,然而这些未经验证的材料最终纷纷指向总统典型的自恋型人格。在政治心理学的视域下,特朗普时常表现出的对自我价值的夸大、对他人公感性的缺失和登台演绎的欲求,表现出的偏执、愤怒、反复、怀疑、仇恨等行为状态都是这种人格的基本特征,这种自恋型人格是驱动其参加总统竞选的主要根源,深刻地塑造了其政治理念和政策偏好,并将贯穿其执政过程中的每一项政治事务与决策行为。
一、特朗普的人格特质——自恋型人格
按照弗洛依德在1914年的著名论文《论自恋:导论》中提出的经典精神分析理论,个体在生命的早期都是自恋的,伴随着个体的社会化过程,应该逐步将这种爱自己的能力发展至爱他人,如果无法把这种源自本能的“力比多”投注到外界客体,这种力量便会积蓄在体内并形成自恋。心理分析专家科胡特同样认为,自恋源于早年生活镜像的短缺,如果父母未能在子女尚属萌芽状态时生动地唤醒其对于自身伟岸的认知,便会促使子女极度渴求从外界客体获得肯定与赞扬。这种自恋行为一旦长期固化为整体性的行为习惯,便构成精神分析学中界定的自恋型人格,按照威廉姆斯的定义,这是一种个体表现出的不断从外部获得认可来维持自尊的自然本能。
迈克亚当斯教授对于特朗普的行为分析选择了自恋这一角度作为切入点。他通过对总统的传记类作品和成长轨迹的系统性考察,发现特朗普的问题恰恰来源于幼年孤独而精英式的教育方式所引致的情感单一和缺失,父母的赞扬和鼓励是其安全感的重要来源,这为特朗普旺盛生长的野心不断注入高效燃料,构成其自恋的持续动力,并最终塑造了其通透的自恋型人格。迈克亚当斯的研究发现,特朗普在责任心、外倾性、宜人性、稳定性和开放性五个指标方面的行为特征都处于极端位置,特别是外倾性已经触及了天际线般的阀值,而宜人性已经低得严重超标。正如临床心理学家西蒙所言,“由于特朗普作为自恋型人格来说太过经典,已经成为一部‘行走的教科书’”。早在大选临近阶段,美国著名请愿网站“change.org”上一份要求对特朗普进行心理健康测试的联名请愿书就曾经严肃提到,“特朗普的冲动和无法自我控制引人担忧,质疑他的心理稳定状况是否能使其成为自由世界的总司令和领导者是我们的爱国责任,特朗普看来已经展示出了自恋型人格的一切病象”。总统就职后不久,35位美国心理学、精神分析学博士在《纽约时报》发布联名信,“通过观察特朗普的演讲和行为,我们认为他的情绪极度不稳定,不能安全地履行总统职责”。
然而这些担忧多停留在经验性的主观层面,某种程度上还夹杂着一定的党派攻讦的政治因素,无法作为人格分析的理据。美国心理医学家学会(APA)在竞选期间专门发出警告,称部分心理学家试图打破金水法则分析候选人是“不负责任、令人感到羞耻,而且绝对是不道德的一种行为”。为了以更加专业、科学、准确的方式从病理角度对研究对象进行分析,该学会从1952年起开始研究制订有关精神障碍的专业诊断标准,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中,自恋型人格被明确作为一种人格障碍的诊断类别。按照该标准,在以下9条行为表现中,如果有5个以上符合,则可以被视为典型性的自恋型人格:
♦夸大自我:对成就和天分的过分夸大, 往往缺乏相应的成绩。
♦幻想症:认为自己应该拥有无限成功、权力、才华或理想爱情。
♦生来优越:只能被同质性高的朋友所理解。
♦特权感:无理由地期望获得特殊的待遇或自然符合他们自己的期望。
♦渴望得到别人极大的赞赏。
♦缺乏同情心:难以体味他人的需求、体验和感受。
♦目中无人:经常表现出傲慢的行为或态度。
♦在人际关系上剥削他人,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利用别人。
♦常常嫉妒他人,或者认为他人嫉妒自己。
按照上述标准,把自恋型人格的典型特征与特朗普的诸多个人风貌和行为习惯作以联结,的确能够发现很多相通之处,以下择选其中部分简要论述:
夸大自我:对成就和天分的过分夸大, 往往缺乏相应的成绩。
科胡特将自恋者称为“浮夸的自体”,认为他们的世界观建立在对自我的夸张想象之上。特朗普长于这种想象,他坚信自己的资产有100亿、坚信总统就职典礼上肯定存在100-150万人,坚信自己拥有最高的智商、本届政府总是在制定历史上的最好政策。这种自我夸张深嵌于特朗普的精神内核,他所在乎的是获得一种倾泻而出的话语快感,而非话语本身是否真实准确。对于自己习惯性的信口开河,特朗普曾经承认,因为“好的表演比说出的话更为重要,所以自己即便在没有找到合适词汇的情况下也要说出来”。按照“政治真相”网站的数据甄别,特朗普在竞选阶段的演讲“只有2%的内容是真实的,7%的内容绝大部分真实,15%的内容仅有一半真实,15%的内容绝大部分虚构,42%的内容是虚构的,18%的内容简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做交易的艺术》一书主要执笔人舒瓦茨在很多年后也曾经讽刺过这一点,“谎言是特朗普的第二属性,他先验性地带有一种自信——只要是特朗普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或者差不多是对的;再或者,至少应该是对的”。
幻想症:认为自己应该拥有无限成功、权力、才华或理想爱情。
自恋型人格总会先验性地在脑中生成一幅持续成功的精神图景,顽强地将之捧于手中,永远不允许它凋谢。他们无法接受隶属于自身的不完美镜像,当发现瑕疵时,会下意识地选择不将之界定为问题,或是干脆把责任推给其他人。特朗普的人生幻象里就没有失败这个单词,在一次记者提问中,当特朗普被质疑为什么会把四家企业弄破产,他的回答时,“这是因为我非常聪明…总是会从失败走向成功”。 在他看来,这一问题中有关公司破产的事实已经作为一条负面信息被自动剔除。南卡罗来那州一次竞选中的自言自语记录了这种幻想症的极致表现,“我们将会赢下很多,赢到你们都会觉得厌倦,甚至想要恳求我,‘总统先生,求求你了,我有些头痛,请不要赢这么多了,这太可怕了’,然后我肯定会说,‘不,我们需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然后你们会说‘求求你了’,最终我还是会告诉你们,‘不,不,我们会继续赢下去!’”在这段愉悦的自我叙事时间里,特朗普一头扎进了自我创造的镜像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演绎。按照著名脱口秀主持人特雷弗·诺亚的说法,“特朗普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并从这个世界中提炼出想法投射到现实的世界中,他的想法与事实没有任何关系”。
生来优越:只能被同质性高的朋友所理解。
特朗普自信生而高贵,他的兄弟无法与之睥睨,甚至连亲生儿子也无法分享属于自己的荣光。在曼哈顿的经商年代,特朗普对于政府的行政效率十分鄙视,在他看来纽约市政府是一个“充斥着无能和腐败的粪坑”,只有他连同与他身份相同的曼哈顿商人们才是创造财富的人,是美国清教精神的真正继承者。弃商从政以后,特朗普仍然保持着自己独有的“身份认同”习惯,他视政治事务的核心为一个个性格鲜活的政治家个体,政治领导人的作用远远超越政府机器和政治制度,他多次公开表达对普京个人强权的高度欣赏,这出自一种同质人格的本能亲近。在白宫内部,这种优越感体现为对与小圈子文化的崇尚,他高度信赖家庭成员、华尔街商人和军人群体,库什那夫妇毫不避讳地受聘于政府多项重要事务,来自K街的各色利益集团可以更加自由地出入白宫,政府刚刚组阁时15位部长中有6位拥有军人背景;与此同时,特朗普对于文职人员和专业精英表现出了明显的疏远,政府大量人事空缺长期无法得到填补,科技、文化、教育界多次组织大规模游行抗议无法受到重视。
特权感:无理由地期望获得特殊的待遇或自然符合他们自己的期望。
“当你已经成为一个明星,你便可以做任何事情”,这是特朗普在成为电视明星之后对于自身的权力定位。按照这样的逻辑,对特朗普而言,成为总统之后,自己已经可以幻化为上帝。执政以来,他在世界范围内享受着美国霸权带来的颐指气使,在出访英国时觊觎女王的“黄金马车”,在出访以色列时要求乘直升机前往马萨达古城,对于美国的多个传统盟友肆意指责、不留颜面。对于所有能够通过总统行政指令解决的问题,特朗普从未劳烦过国会一步;自始自终,他从未放弃自由发送推特表达观点的权力,不顾及这一方式在安全性和严肃性上存在多少问题。他对于“三权分立”体制下的总统权力的界限缺乏应有的判断,在“禁穆令”问题上与不同层级的法院展开一轮又一轮的对抗,在国会对政见不符的议员进行威胁和讹诈,其本质都源于总统对于自身所拥有特权的效用还不够满意。值得注意的是,某种程度上,美国优先理念也是一种美国特权的表现,本质上与特朗普个人优先的理念具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渴望得到别人极大的赞赏。
他人的赞赏是自恋型人格的终极欲求。特朗普非常渴慕赞赏,这种渴慕不需要区分场合。1999年的父亲葬礼上,特朗普在致辞的开头提到,“这是父亲人生最为艰辛的一天”,而后便将话题转向自己,“然而他最为伟大的成就就是养育了一个颇负名望的亿万富翁儿子”。特朗普家族的传记作家布莱尔记得,第一人称的单词随后干脆驱散了所有的第三人称,父亲不再被提及。当所有人都在追忆的时候,特朗普一个人对于父亲的伟大遗产(他自己)夸夸其谈。自就职以来,他每逢执政百天、当选一周年、出访归来这样重要的时间节点,特朗普总是会主动对自己的所取得的成绩进行大加炫耀。特朗普时刻在等待着他人的肯定,他曾经坦承“自己需要全世界的关注和拥抱,这是生命的不竭动力”。为了说明这一点,特朗普曾经在采访中描述过当走进一个巨大的房间,看着人群簇拥自己时的感觉,“我像是一块磁铁,把周围的一切都吸引过来了”。当主持人问到“这会让你感到焦躁吗?”,他的回复是“不,不会,我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才会感到焦躁”。
目中无人:经常表现出傲慢的行为或态度。
目中无人、自我中心是自恋型人格的核心表征,这也是特朗普最常表现出来的人格风貌。在其著作《做生意的艺术》一书中,通篇充满了“我”、“我们”、“特朗普先生”这样的字眼,《自恋和精神失常的领袖》一书的作者瓦克宁通过对特朗普600小时讲话视频的研究也发现,在单位时间内,特朗普的第一人称单词频率远远高于其它所有政客。在竞选阶段,他时常说出这样的话,“我实在是太聪明了”“我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美国需要一位写了《做交易的艺术》的人来担任领袖”。在执政以后的多次外事活动中,镜头常常捕捉到特朗普无视妻子、无视他国领导人,自己立于舞台中央的情景。就这一点而言,没有人比副总统彭斯体味更深,在介绍彭斯担任竞选伙伴提名时,特朗普进行了如下的演讲:“彭斯……我在伊拉克问题上的看法是对的……彭斯……希拉里是个奸诈的骗子……彭斯……我在脱欧问题上的看法是对的……彭斯……希拉里满嘴谎言……我们会让煤炭业重新发展起来……基督徒喜欢我……彭斯……我讲话是有统计依据的……彭斯长得不错……我在华盛顿的酒店真的越来越棒……彭斯”。用《纽约时报》的评论来说,“特朗普介绍自己的时间是他介绍彭斯的时间的两倍都不止”。正如拉斯奇在《自恋主义文化》中所提及的,“对于自恋者而言,世界就是一面镜子,就像纳西索斯一样,他们永远只能从中看到自己,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不是在竞选开启的那一刻突然绽出的。事实上,早在1987年特朗普的第一本成功学著作《作交易的艺术》连续48周登上纽约畅销书排行榜榜首之后,特朗普就已经为自己的世界建立了一种宏观而远大的定义,他在以后的很多传记中提及的那些片段——高贵的家庭、兄弟竞争的胜利者、精英般的成长模式、军校的受训经历、华尔街的丛林世界,已经自发构筑成一条伟大而完满的人生路径。按照现象学和诠释学方面的当代权威保罗·利科对于个体叙事的定义,特朗普对于自己过往的历史存在着一种潜意识的选择性解读,对于未来的目标存在着一种美好的先验性想象,并始终注意将自己的诸多人生叙事糅合为一幅具有和谐性、同一性和连贯性的伟大图景。自恋型人格的作用在于,这使得他时时刻刻将自己的生命聚焦于这幅图景,不断寻找新的人生成功为自己做出注释。正如拉斯韦尔所言,“所有的要求都只是为了希望改善原初的自己而提出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全神贯注于提高‘神圣的我’的价值地位”。
然而对于一名个人资产超过历史上所有总统之和的商人而言,“金钱很难再带给我刺激”,特朗普需要新的目标。当1987年他在接受《20/20》节目采访时,特朗普首次表态自己可以去竞选美国总统,而当主持人问到他是否愿意不经过竞选直接接受总统任命时,他的回答是否定的:“我想,狩猎的过程才是我热爱的。”特朗普并非贪恋权力,他所贪恋的是这场宏大的表演。在《特朗普的精神世界》一文中,迈克亚当斯在最后深刻地总结道:“特朗普一直在表演,由特朗普本人表演特朗普,并且他自己清晰地意识到,人生就是为了表演给别人看的”。通过竞选,特朗普成功地把自己立于全美国的聚光灯下,草根阶层把他看作是一名强权者、反建制者,精英阶层将之视为民粹代言人和极端主义的灾难,然而在自恋型人格强大的包容下,这些意象全部用来促进于特朗普的自我倾慕。这种倾慕为他的竞选和今后的政治生活提供了永不衰竭的刺激和动能。对于特朗普而言,这是一个更广阔的舞台、更庞大的观众、更伟大的胜利,在宣泄话语霸权、颁布行政命令、挑战制度规范、打破国际秩序的过程中,他体味到了一种演绎人生叙事时无与伦比的满足感、愉悦感和自豪感。
而这些,是其行为的重要根源。
二、自恋型人格与对外政策偏好
(来源:网络整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cdlonking.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返回首页